您的位置:老铁SEO > 站长新闻 > 科技 >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文章来源:www.6ke.com.cn

作者:老铁SEO

人气:15

2019-11-15

又一位在美国打拼的华人传奇高管要回国了。近日微软宣布,微软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将于2020年2月离职。

沈向洋1996年就加入微软,2006年被评为微软杰出科学家,2013年晋升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,2016年进入核心管理层,领导AI和微软研究事业部。

一名23年的“老微软”突然离去令人不解。实际上,沈向洋和16年以“健康原因”离开微软的陆奇,有很深的关系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陆奇就是沈向洋2008年介绍给微软的,沈向洋和陆奇是老同学,他直接向当时微软CEO鲍尔默引荐在雅虎做执行副总裁的陆奇,鲍尔默在和他短暂接触后就赞赏有加,没多久就向陆奇发出了入职邀请。

有媒体推测,除了陆奇的技术和管理能力,鲍尔默对于当时微软收购雅虎未果心有怨念,也有釜底抽薪的报复意味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沈向洋和鲍尔默

此后,两名中国高管在微软内部联合开发出了bing浏览器,也都在微软人工智能小冰身上倾注了大量精力。连续两名中国高管的离开,也许并不是一个巧合。

沈向洋与陆奇

两人都是微软的核心管理层人员,再往上就只有CEO了,它们的离职,也和现任微软CEO纳德拉无不关系。

时间拨回2000年,微软经历了大规模的反垄断专案后,盖茨心性大变,慢慢淡出公司,全职搞起了公益。

接替盖茨的鲍尔默对于Windows依然情有独钟,商务出身的他,依然把Windows旗下的软件作为微软主要利润来源。

但面对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执着于桌面服务的微软全面掉队,成了扶不起的阿斗,被苹果和谷歌甩掉了几个身位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微软的窘境,让董事把矛头指向了鲍尔默,2013年,鲍尔默在电话会议上试图向董事会解释他的计划,被董事会成员汤姆森直接打断:“嘿,伙计,我们抓紧干吧……我们正处于假死状态。”

最终,董事会对于鲍尔默不再抱有期望,把一份备选CEO名单摆在了桌上。

当时接替他的候选人有6个:

  • COO凯文·特纳
  • 硬件部门VP朱莉·拉尔森-格林
  • 商务部门VP托尼·贝茨
  • 软件服务部门VP陆奇
  • 云计算企业业务部门VP纳德拉

在这场上位的争夺中,陆奇的呼声很高,但印度人纳德拉最终胜出。2013年,纳德拉上任CEO,而他改革之外的一个重点,就是清理此前与自己竞争CEO的VP们。

4位才华横溢的高管,因为办公室政治而抱憾出走,但一个人留了下来,就是陆奇。

在纳德拉All in云服务和AI的战略上,有一个核心的问题:传统的Window软件怎么办?

软件服务部的陆奇提出了一个想法,将所有的软件和服务打包成一个超级应用,把之前一次性购买的软件,变成包年包月的付费订阅模式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这种方式,与纳德拉的云服务不谋而合,微软改变了传统卖光盘的销售模式,所有服务都能在云上完成推送和下载。同时,它保持了微软传统收入的稳定,给纳德拉的新业务提供了施展手脚的空间。

在纳德拉任职的前三年里,陆奇一直都是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干将,直到2016年,陆奇以身体原因为由,突然从微软离职。

几乎在陆奇离职消息传出的同时,微软正式宣布成立第四个大事业集团:人工智能和研究(AI and Research Group),它与微软其它三大事业部同级(Office事业部、Windows和设备事业部、云计算和企业事业部),并由沈向洋负责。

同时,bing搜索、cortanan/小冰也并入了该事业部,从很大程度上来说,是沈向洋拿到了陆奇的接力棒。

微软与它的中国高管们

在沈向洋走后,微软的核心高管圈再无鲍尔默直接提拔的人,已全部都是纳德拉的忠将。可如果说陆沈和纳德拉有什么私人恩怨,那应该倒不至于。实际上,沈向洋虽然是鲍尔默老兵,但也是纳德拉上任后才得到重用的。

当年陆奇躲过裁员风波 ,也是因为他始终贯彻落实了纳德拉对于云为先、移动为先的战略。所以从根本上讲,可能还是战略问题。

沈向洋的部门虽然是四大事业部之一,但主要的业务还是语音助手Cortana和bing搜索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在语音助手市场,谷歌、亚马逊和苹果是领头羊,他们分别通过智能手机和智能音箱,实现了语音助手的落地和用户争夺,并让大量的第三方硬件和软件公司采用了它们的语音助手服务。

微软虽然投入已久,但无论是美国的Cortanan和中国的小冰,都是一个尴尬的存在。而bing搜索,是当年微软为了聚集谷歌和苹果默认搜索引擎的法宝,直到今天它的表现却依然平平,在美国占据约25%的市场,在全球仅有3%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这两块业务也是陆奇和沈向洋主要参与的部分,他们做了很好的开拓者,但随着微软的重心从Office和搜索服务上转移,开始深耕云计算、虚拟现实、AI等技术应用,就会涉及相关人员的变动。

陆奇,特别是沈向洋在微软主要负责技术研究的领域,微软这两年的策略,是让人工智能部门和产品部门进一步融合,让冷落的bing和cortana有更多商业的可能性,能和微软的Office和硬件产品做更好的整合。

从很多层面上来讲,微软都需要新的人才去带动这些业务的发展。

在陆奇出走后,沈向洋就成为了美国科技巨头中唯一的华人高管。而在众多科技企业中,微软也是中国人最具有上升空间的公司,更是当年缔造中国高管神话的地方。

他走后,华人科技高管的神话也随之结束

 

从2002年升任微软中国总裁的“打工皇帝”唐骏,到微软亚洲研究院首任院长,“青年导师”李开复;再到在微软工作了16年,负责过Windows CE业务,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负责人张亚勤。

唐骏被质疑利用国内外信息不对称自我营销和学术造假,李开复后来跳槽谷歌,还被微软起诉。张亚勤的CE负责人头衔,似乎也和微软的官方声明有所出入。

陆奇和沈向洋,应该是微软中最受人尊敬,职位最高,最忠诚的两位高管。在他们走后,放眼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,已经没有了中国高管的身影。

另一方面,外国科技公司也在和中国本土脱节,Uber、亚马逊、谷歌、微软、Facebook等巨头在中国的存在感越来越低,做好中国市场的仅有苹果一家,而它所有的研发几乎都在硅谷,中国只是一个卖货和生产的地方。

和十几年前相比,我们也更难接触到海外科技公司的产品,外企也不再是中国毕业生的首选和追溯,唐骏、张亚勤的名字早已被雷军、马云等代替。中国科技企业已经攀枝错节,大量人才回流,而微软和它中国高管的传奇,也逐渐变得陌生和遥远。

相关文章

在线客服

外链咨询

扫码加我微信

0557-8818050

返回顶部